并肩躺下来的时候,离天空最近。

这句话 是兔子先生和我说的

他笑靥如花  看着天空的时候  和我说

 

把我的幻影和梦/放在狭长的贝壳里/柳枝编成的船篷/还旋绕着夏蝉的长鸣

 

当时 我们正躺在草地上 绿茸茸软绵绵的小草 贴在脸上细腻而又痒痒的 却仍然舍不得起身

我侧着脸看着在身边的兔子先生 他的侧脸真好看 下巴尖尖的笑起来有一个可爱的弧度延展开来 好像涟漪 荡开一圈一圈花纹

我闭着眼睛 闻到了一股花香 淡淡的 终究因了不是春天 夏天的风总是腻腻的

折下一小朵蒲公英 看它耷拉着脑袋 看它只因了一点点的小风就被吹散开来

零星散落的满天星好像他眼里的星星 坠下一连串的轻巧的与众不同

据说找到四片叶子就会找到幸福这样一个美好的说法的小叶子 叫做苜蓿 爱心形状不是四片的 其实我更喜欢

 

拉紧桅绳  风吹起晨雾的帆/我开航了  没有目的/在蓝天中荡漾/让阳光的瀑布  洗黑我的皮肤/太阳是我的纤夫/它拉着我/用强光的绳索/一步步

 

然后似乎做了一个梦 梦到了你 你坐在一扇玻璃窗前边 周围是蓝色的幽幽的光芒 有一种寂寥笔墨的涂染过的感觉一样

我唤你的名字 依旧那好听的咬字 我叫你的全名 不是因为没有其他的可以叫吧 我喜欢你的全名 好像一个故事

你抬起头 依旧是那样的完美的笑脸 在我看来无比完美 无与伦比 让我脸红让我小鹿乱撞的笑容 那样那样 接触在我心底 不再离去

你让我远远看着 你没有让我走近 仅仅一堵玻璃的距离 好像隔了一些时光荏苒 你没有让我走近 你没有 依旧没有

我轻轻说了一句给你 你听到了吗

我偷偷走到你身后 你知道吗

我点点头回过头转角了 你明白吗

 

走完十二小时的路途/我被风推着  向东向西/太阳消失在暮色里/黑夜来了/我驶进银河的港湾  几千个星星对我看着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片坂田 绿油油的草簇拥着生长着 那样的茂盛充满了四季的活力四射 炫目的颜色 五颜的灿烂

一群约摸十二三岁穿着湖蓝色连衣裙的女孩子走了过来 她们笑着说着 身边的草及到她们膝盖 她们丝毫没有发现在一边看的我

等她们走近的时候  我眯起眼睛想看个清楚  看见一个和我长得很相像的女孩子

和我有一样的长发不是很长但是足够乌黑  和我有一样的个头不算较弱但是也算高挑  和我有一样的眉目不美丽却也清秀顺眼

愣了愣  仿佛  那便是十二三岁时候的自己吧  那一年的大别山  和她们一起在大别山的水库的那个稻田里和溪水里

年轻的样子和无忧无虑的心情  或许也有这样那样的心事了吧  只是现在的自己一点都记不清

总是想回到小时候  觉得那时候多快乐  其实所谓的小时候  难道真的就是没有忧愁的吗  只不过小小的自己想到的  分明和现在的烦恼不一样罢了

小朋友们会不会喜欢我给他们画的画

小朋友们会不会觉得我是个很无聊而且让人厌烦的人

新认识的小朋友会不会喜欢我愿意和我交朋友么

虽然这些  看起来是很小很小的问题  现在想起来的时候会觉得可爱而傻傻地笑起来  但是我却清楚地可以记住自己当时就是为这些问题很烦恼

就算离那时候也算是几年距离的遥远  但是分明  记得清清楚楚  咬文嚼字般钻牛角尖一样的清楚

 

我又问全身白白的兔子先生  怎么才能到达天空上面呢

他依旧笑着  温柔地看着我  说

下一场雪以后出现白色的雪花  天空  就睡在我的怀里

 

 

评论(8)
热度(30)

© 倒。影 | Powered by LOFTER